慈濟澳洲網站

11 / 14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慈濟人物 海外志工 林文交 - 棄殺業轉助傳大愛

林文交 - 棄殺業轉助傳大愛

E-mail 列印
在丹絨士拔小漁村賣魚十多年的林文交,因為家裏安裝了大愛台,讓家人在法語浸潤下,懂得明辨人生是與非;不但轉行不再賣魚,還改善了家庭的氣氛,得到許許多多的祝福。

林文交在屋子一旁東翻西找,不一會兒,找出一把重達一公斤半、沉甸甸、黑黝黝的方刀。他笑說,這就是他從事十多年賣魚生意的「寶刀」。自從去年(2008年)「封刀」以後,這把刀就穩穩躺在角落,至今方見天日。

住在丹絨士拔小漁村的林文交,曾經是賣魚人。他侃侃透露,只要海上捕魚的人一通電話:「魚要到了!」當時不論大熱天還是傍晚,他們都得趕過去距離家大約二十分鐘的毛立小碼頭取貨。有時等到深夜,水漲了,漁船才能進來。回到家睡沒多少小時,清晨四點又要起床把鮮魚送到菜市、餐館,及沿戶叫賣。

開著小貨車,有人叫喚,車子就停下來,林文交負責殺魚,妻子吳真好負責裝袋收錢;但他總是緊繃著一張臉不說話,任由妻子招呼客人,還常常把脾氣帶回家。

賣魚不是他本意

賣魚不是他本意、再加上睡眠不足;回到家還得面對當時還是稚齡、愛玩的兒女,林文交的脾氣常常說來就來。「以前我們最怕的是爸爸的籐鞭、媽媽的衣架。」現已是中學生的二女兒林怡蓁回憶當初被父母追打追罵時的窘樣,至今仍覺好笑。

「賣魚是殺生的動作,雖然那些魚不是我們捕捉,但我們卻成了間接的殺手;從小學佛的我,很不想做這樣的動作。但為了生活,沒辦法。我常常一邊在念佛,最後還是砍下去。」

成家之初,他買油棕園付出勞力,但很辛苦;後來轉而代理冰淇淋,卻常常入不敷出。當時,妻子代理加工西刀魚丸,眼看收入不錯,周末日來到漁村吃海鮮的遊客又多,她乾脆要林文交轉行,夫妻倆一同賣魚。

然而,林文交一邊賣魚,一邊是千萬個不願意。太太吳真好看在眼裏,心裏也不好受。曾經在一次口角時,林文交埋怨:「每天砍這麼多魚,將來我們也會有報應。聽了一時氣極,吳真好脫口而出:「有罪,就我來承擔咯!」

不時風雨來的家庭氣氛,間接地影響孩子,脾氣也像計時炸彈,隨著父母的情緒起落。然而,生意高峰期,一天有超過千元的收入,讓吳真好更篤定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錢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除此之外,為了打發工作以外的時間,吳真好小賭怡情;小則麻將、大則一次超過馬幣五十令吉的萬字,不時還會上云頂賭場碰碰運氣。

◎爭取轉行的認同

每天,林文交在賣魚、送魚中度過。偶然機會下,接觸慈濟人楊觀來;在楊觀來的力邀下,林文交繳交善款成為慈濟會員,後來更參與慈濟活動。

2005年,林文交在家裏安裝了大愛台;然而,卻只有他一人在觀賞。

吳真好總氣他頻密地參與慈濟活動,忽略了家庭。「他都放我一個女人在賣魚,自己一直在做慈濟,我當然很生氣。」和丈夫嘔氣的吳真好,因此常將時間消磨在麻將檯上。

除此之外,她還蓄意和林文交唱反調。只要林文交想參與慈濟活動,她總會有諸多藉口要他別去。

然而,在慈濟環境潛移默化下的林文交,面對妻子的反對,無可奈何也感到愧疚。他漸漸明白,一切不順遂都是自己造成,必須先行懺悔,自己先做出改變。於是,他一改緊繃的臉孔,笑臉以對;不但會對孩子說愛,對妻子的喜怒無常,也總是給予讓步,還時時感恩。

「爸爸參加慈濟過後,脾氣變好了!」一段日子過去,大女兒驚訝地察覺林文交的改變。二女兒也說:「爸爸每做一件事,都會向我說感恩呢!」

林文交還每天投錢到竹筒,發一個好願,希望轉行,不要再從事賣魚的工作。五個孩子也在旁努力遊說,並以分擔做家事為條件,鼓勵媽媽跟爸爸一起參加慈濟。

後來,只要林文交出外,吳真好就一個人躲在房間,久久不出來。原來,她是躲在房裡看大愛台,想要了解「慈濟有何魅力?」

「他(指文交)不知道,我看大愛台比他多。」對大愛台節目如數家珍的吳真好,忽然說出這樣一句孩子氣的話,掩嘴笑了。

◎懂得放下才是快樂

記憶猶新。全家人第一次坐著,一起看的大愛劇場是《明月照紅塵》。全家都很佩服,故事主人翁能接納丈夫和小妾回家,還照顧兩人直到終老的大愛精神。去年在巴生舉辦的「大愛之夜」,林文交夫婦,還號召了兩輛巴士的人,到巴生去看《明月照紅塵》故事的本尊人物。

2007年,吳真好點頭和丈夫一起參加慈濟活動。每天早晨八點的《靜思晨語》節目,林文交負責做筆記,不時轉述上人的話,與身旁不識字的吳真好分享,夫妻倆一起共修。

久而久之,上人講述的佛法,漸漸在妻子內心起了作用。她想,與其把辛苦賺來的錢花在賭博上,不如用來做好事,而放下對錢財的執著。「上人說,人要懂得放下, 錢財是你的,就是你的;否則,怎樣留也留不住,懂得放下才是快樂。」

一天在車上,林文交再度提起:「我們不要賣魚了,好嗎?」 沒想到吳真好不再強烈反對,只以無奈地語氣說:「不要做,就不要做囉!」

這樣的回應,反而讓林文交愣住,一時反應不過來:「畢竟被拒絕很多次了,碰的釘子太多,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林文交的語氣忽然變得感性,心中對妻子的感恩說不盡。

◎讓社會多一個好人

於去年九月,林文交夫婦工式結束,經營十多年的賣魚生意。當時,「大愛之夜」開始在吉隆坡、巴生兩地巡迴演出,想要觀賞大愛台的觀眾也很多,讓想轉行當電視安裝技術員的林文交,生意有了眉目。

林文交和吳真好,又回到夫唱婦隨的生活。這次是吉隆坡、巴生兩地的大街小巷走透透,最遠,是六個小時車程來回的適耕莊。走的範圍,比從前賣魚更廣闊,賺取 的,卻是比賣魚少七倍的收入;但夫妻倆甘之如飴。透過分享大愛台,讓多一個人得到佛法薰陶,社會上多一個好人,就是他們想要做的事,也不再與學佛的意願, 背道而馳了。

現在,夫妻倆常常早出晚歸,或到油棕園去載油棕;空閒的時間,就是做慈濟的時候。環保、居家訪視,或到一小時車程的巴生支會,參加慈少課程等等。行程比以往更忙碌,讓當初想來找吳真好搓麻將的姊妹們,常常不是吃閉門羹、就是碰一鼻子灰。

他們不在時,孩子們都能自動自發,打理家務及自理生活。雖然有時未必如想像中的乾淨,但夫妻倆常以「感恩」話語,替代過去的挑剔嘮叨,親子關係更為密切。

◎學習認字

只上過三天學校的吳真好,做起生意來,卻有一股拚命的勇氣。然而透過大愛台,卻讓她「聽懂」人生的道理,不但脫離「輸錢」、「贏錢」及「殺生」的苦惱,也 因為想看上人說的話,四十多歲的她重拾書本、重新認字。「我讀《靜思語》,遇到不懂的字就畫圖畫,例如「卻」字,我就會畫一隻「蟲」,一把「刀」在切東西 這樣。」

《靜思語》是她讀了又讀的一本上人的著作。她說:「讀《靜思語》,讓我開了智慧。我沒讀過書,都覺得很受用,你們認識字的,應該要多讀。」

從前只會賣魚和顧小孩的吳真好,現在還會努力認字,見人說好話;很喜歡聽上人說話的她,什麼也不求:「只求上人給我一點智慧,讓我多認識一些字,能夠看《靜思語》和上人的開示,我就很感恩了。」

自從林文交的家庭生活,滲透慈濟「感恩」的元素之後,輕和的微風取代了風雨交加,夫妻倆倍加珍惜同行菩薩道的機會;而他們的幸福,也得到孩子與親友的祝福。


圖右:每天早晨的《靜思晨語》節目,林文交負責做筆記,轉述上人的話與吳真好分享,夫妻倆一起共修。攝影:羅秀蓮
圖左:只上過三天學校的吳真好,因為想看上人說的話,四十多歲的她重拾書本、重新認字。攝影:羅秀蓮



圖右:轉行做電視安裝技術員的林文交夫婦,在吉隆坡、巴生兩地的大街小巷走透透,賺取比賣魚少七倍的收入,但夫妻倆甘之如飴。攝影:陳慧瑩
圖左:林文交夫妻倆做慈濟,孩子們都能自動自發,打理家務及自理生活,有空還隨著父母一起出付出。攝影:黃科祥

 

主題相簿 - 精舍之美


靜思精舍,是慈濟的發祥地,慈濟人稱之為「心靈故鄉」。

人間菩薩大招生!

將善念升起的剎那,化為永恆的善行!
您是否經常覺得很想助人,卻找不到合適的方式?忙碌中,一再讓這樣的善念升起又降落,卻一直沒有真正去實踐?舉手之勞就能成為慈濟會員護持慈濟志業。一般捐款項目如下:
  • 功德會:建立佛教人間道場暨護持推動四大志業。
  • 慈 善:推展國內濟貧、急難救助、災後及減災重建、福利社區、 環保站、社區關懷中心等相關建設。
  • 國 際:推展國際賑災、災後重建、人道救援、相關建設等。
  • 醫 療:推展專業與人文關懷並重之醫療志業及相關建設。
  • 教 育:推展完全化教育志業及相關建設。
  • 人 文:推展大愛電視、廣播、出版等人文志業及相關建設。

推薦閱覽

 

身端行正 造心靈工程

全台慈濟人自今年三月起,即開始推動《法譬如水》大懺悔、大齋戒...

 

聯合國經社理事會通過 慈濟為特殊諮委

 

快樂比丘的故事

佛陀出家後,回去把兒子羅侯羅度了出來,佛陀的父王眼看兒子、孫...

 

為什麼慈濟堅持親手贈與物資?

其實幫助苦難人的人並非都是富有之人,救援物資得來不易,我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