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澳洲網站

05 / 19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自性有光 群合指迷

E-mail 列印
【證嚴上人12月13日志工早會開示】
「氣候變遷給予人類很大的影響,不只是人類,所有的生態都是影響甚大。擔心又奈何?所以一直在想著人能不能多用一點心,關注一下普天下的生態,才能真正地反省自己生活的方向。」
 
闇黑空間失方向 盼聚微光指明路
 
甫結束前一階段的歲末祝福行腳,證嚴上人於12月13日志工早會中,繼續說明何以這一陣子以來,持續用「螢火蟲」向大眾開示,期待人人「盤點生命」,肯定自我生命價值,縱然在混沌黑暗之中,仍盡人生責任,發揮自性光明,為迷茫眾生引路。
 
「最近我一直在提起火金姑,螢火蟲。螢火蟲微光,牠這樣的生態,就要在很乾淨的空氣裡,很寧靜的空間,晚間牠出現了,可以看到牠黑暗中的一點一點,點滴閃亮在這樣的黑暗中,真是美啊!但是這樣一閃一閃,能幫助這樣的黑暗有多少?不大,但是這樣的美景,有一種生機的活躍。有的時候,感覺現在的人生希望在哪裡?但是,想到了螢火蟲,就給予我好像有一個方向的生機。」
 
在漆黑的空間裡,伸手不見五指,人要行走都不知方向,還擔心會踩空失足,心裡惶惶不安。五濁惡世,人心迷茫,縱然上人總是殷殷叮嚀、時時呼籲,但人們似若不聞,不為所動。
 
「也許我這樣說,很多人都不知到底在說什麼?希望跟螢火蟲的方向有什麼關係呢?只有『斯人飲水,冷暖自知』。我常常都一句話說:『難以言喻。』很難去譬喻。我會常常說:『人啊,好好地生命盤點。』我好像天天說這一句話,這一句話不斷在呼籲,但是看見了功效不大,只是帶動了大家口頭上螢火蟲,『火金姑來帶路。』」
 
慈濟志工秉持佛心師志,凡上人所指引的方向,弟子們無不欣然踴躍,奮力前進;然而,如果上人將方向指向每個人的自己身上呢?真實法還未獲得迴響,上人再用方便譬喻。
 
「我在臺北也就是有這樣的一場,提起了火金姑,我就說:『來,大家了回憶一下,過去童謠有一首〈火金姑來帶路〉。』那一點點的時間,大家很快地這個記憶回來,幾秒鐘後,大家就開始唱起了〈火金姑來帶路〉,聲音會合起來,好嘹亮!在靜思堂,全場都會唱——這叫做響應。」
 
以善引善齊響應 發願用力啟希望
 
一指,點出方向。志工很快速地不只聲唱,也有巧手的志工迅速用現有的樹籽、回收資源,做出大小不一的螢火蟲模型,讓抽象概念具體化,讓上人能更進一步借以引喻。
 
「一說,早上一提,下午人人時手上就有一只螢火蟲,他真的做出來。總是,有心就不困難。假如要像螢火蟲那麼小,不是做不到,也是可以做出來,只要給他一點時間,總是有心、有願就有力,這個人力定能勝天。有沒有看到?有那麼大,那個樹籽做的,再來又有這麼大,它已經有翅膀了;再來小一點,再小一點,再小一點,都是樹籽、種子——有這麼粗的種子,那麼細的種子,還會有比它更小的種子,當然,這都是需要人的巧工。有心,那個巧工,人把它造出來,這叫做人造螢火蟲。」
 
螢火蟲有其生存所需的生態環境:安靜不受打擾的空間、乾淨的水源等等。然而現在氣候變遷,四大不調頻生,上人提及美國中西部六州接連遭三十二個龍捲風肆虐,以及蒙大拿州野火,瞬間無常,天災連連。
 
「在宇宙間,宇宙很大,但是地球只有一個,有人居的地球,有生態的地球,它已經一直一直在火災、水災、風災、地震,四大不調,頻頻發生。這『為什麼』,為什麼我常常都在問『為什麼?』看到了,宏觀一點,山在流淚了,誰不悲傷?看它這樣水如果來的時候,高山整個崩下去,看它的洪水沖垮了那樣的山,成為一大片的瀑布,這樣一直洩下去,看了驚心動魄;一點點的火災,濛煙散霧,開車能見度越來越近,過去是可以看很遠很遠,現在越看是能見度越接近,前面都是迷茫、霧,很厚。這都是好像人世間那一種的透視,像是說一片黑、霧、暗,這心會很擔憂,擔憂又奈何?」
 
上人自述,擔憂的心,在看見螢火蟲的那一刻,彷彿看到了希望。
 
「敘說我的心態,平常是很擔憂,最近說起了螢火蟲,總是讓自己感覺要有信心,點點滴滴,不斷不斷來呼籲——一個人呼籲,不過二個人,三、五;那三、五萬,這三、四百萬人,只要有心,願意像這樣的螢火蟲,一個人做,做一只,一個人做三十只,十個人三百只,再熟的三千只,再多人三萬只。總是人,一切的希望都是在人,只要人人有心,好話不斷宣導,好事不斷來做,彼此勉勵,互相動作,這怎麼會沒有希望?我們人人要有信心。」
 
合抱之樹發毫芒 荒蕪之地蘊生機
 
人人相互幫助,荒蕪之地也能種出累累果實。上人提到靜思精舍在花蓮縣壽豐鄉志學村租用一塊土地,種植精舍內外在此用餐所需的糧食與蔬菜。
 
「我們慈濟人多年以來,去克服那塊土地的荒蕪,土地都是石頭,他們可以慢慢去撿、去撿,水利溝去打通,做到可以引水,做到可以耕種,又再割稻穗——我才知道我們精舍所吃的米糧,都是從那一塊土地所種,這稻、穀、米,都是我們大家,慈濟菩薩回來耕種。大家在那裡耕種,就可以得到了這麼多的這麼多的資糧,來供應全球慈濟人回來。」
 
上人感恩慈濟志工組隊回來照顧這一片土地,每一團都合和互協,彼此合作,讓這片土地種下了種子,長出碩大的蔬菜。
 
「那一大片的土地,化無用為大用,化一能生無量,一粒種子,它就可以生多少。這一大片的土地,還沒有整理之前,一望無際的雜草叢生,人想要靠近都怕;現在一望過去,都是寶地,這叢菜割起來,要雙手去抱著這叢菜。冬天到了,刈菜、刈菜種是一點而已,長大了,起來手把它抱起來,就是這麼大,妙不妙?很奇妙!這樣渺小的種子,竟然有這麼大的高麗菜,有這麼大的刈菜、芥菜。」
 
上人提及植物生態,真實微妙,合抱之樹,發於微末。
 
「合抱之樹,你們若有時間去看我們那棵樹,在會客室,天天師父都要去走一下,抬頭看它的樹尾的旺盛。那個時候,我是雙手拿起來(種子)種下去,曾幾何時,不知覺中,我已經手抱不到了,應該這要有二個人以上,手牽手把它抱起來、圍起來。這就是天地生機。」
 
地球生態人我事 覺者當作迷者光
 
生機、生態,大自然的一切能孕育無限可能,但在四大不調的災難之中,不管是人或是各種生物,都會遭受危害。
 
「這種四大不調,影響人間生命財產,尤其是這四大氣候變遷,威力之強。光是說美國的那一種大(火),蒙大拿州那個大火燎原,火燒是遍野,整座山一直一直在燒,燒到濛煙散霧,這都是很令人擔心——雖然它離臺灣現在很遠,但是要知道,宇宙這個大空間,都是我們共同的生機,我們的生態。其實我們都在地球的上面,所以我們要顧好地球,同時也要知道,這一片空間,要如何讓它污染空氣(轉為)清新。」
 
地球生態大事,需要大家一起來努力,然而卻總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許多人仍覺得災難像在遙遠的地方,沒有迫切的危機。
 
「我們要好好不斷地來宣導,凡事,好事要從自己做起,好話要從我說起,每一個人的『我』,說好話可以影響大家,做好事可以帶動更多人,所以一定要有希望,我們對自己要有希望,不斷說、不斷做,可以影響別人。所以,不要去想:『我說你也不聽,我就不要說。』這是不對。所以,我自己自我反省,有一段時間,『不說也罷了,說也沒有用。』現在我開始又要說,時常要說,見人要說——聽不聽由你,那說不說自己的責任。」
 
已經知道的人,要說給不知道的人聽;已經覺醒的人,要盡力拉拔仍陷於迷茫的人。
 
「我們天下,人人有責,人人都有責任,既然要做人就有責任。所以我說『盤點生命』,我們的責任,有沒有做到?沒有做到,現在開始多少時間都沒有關係。不是『管他的』,『管他的』就是不想要管;就是要管,要有這個責任,要跟大家,讓大家知道我們的方向就是這樣,雖然我們的力量很微小,哪怕螢火蟲,它也會有發揮,牠的點滴的閃亮,這就是我們的責任。」
 
生命價值由己造 用心能擔真責任
 
人生而平等,人生而有自由,這個自由,就是人人都能選擇自己的未來。
 
「總而言之,人人可以做個螢火蟲。我們不敢說,我們要做什麼大事,螢火蟲,生命的價值總是有吧!這自由,可以說這就是最大的自由,『我知道,我可以說。』好事大家做——好人好事如果不肯做,天下無好事;好話我們不肯說,天下就沒有道理可說。人人有辦法說道理,人人可說法,大家都可以說法,人人都可以成為法師,所以不要輕視自己。」
 
整場開示,上人宣說無疑,直至語末,仍期待慈濟志工不要捨棄自己的力量、自己的責任。
 
「菩薩們,師父一直期盼人人當菩薩,期盼人人知道法,知法就要說法,知法需要力量,我們就身體力行,人人有力量,所以不要輕視自己。這個時候,正是我們要出一分力的時候,天下匹夫有責任,人人都有責任。三兩的力,我們總拿得起來,半斤、十斤、百斤,個人已經盡力量,這叫做責任。各位菩薩,時常用心就有力,這叫做真責任,所以人人要多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