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1日 MidCoast 林火發放訪視篇

2020 一月 03 Tzu Chi Australia
列印
12月21日的MidCoast愛灑活動,最先出發的是災民訪視組。訪視組在顔秀聰師伯的帶領下,清晨5:00就奔赴370公里外的Taree。
Taree的林區是山火肆虐最嚴重的地方之一,災民Ray的家,就在這片茂密的山林中。汽車行駛在簡陋的山路上,隨著林區的深入,兩邊都是焦黑枯黃的樹木和東倒西歪的殘枝敗葉。盛夏的澳洲,原本應該鬱鬱葱葱,可是這裏却一片焦土,滿目凄凉!
Ray帶我們來到他的簡易住處,他是一位七十歲的老人,鬚髮皆白。上世紀80年代,Ray買下這片土地,不斷經營建設,退休後更是長住于此,沒想到一場大火,三十年心血,只剩四分之一。講到此處,老人家滿目傷感,不勝唏噓。山火11月11日午夜燒到這裏,當時他沖出房屋,用儲水罐裏的水滅火,但是很快,水就用完了,他只好眼睜睜看著山火吞沒房屋。“一切都在燃燒,我只是看著,什麽也做不了……”我們問他當時是否感覺恐懼?Ray低下頭沉默片刻說:“我忘了……我已經想不起是否恐懼……”。


在這場火災中,Ray失去了他的房屋和三輛車,現在和老伴兒住在簡易房中。Ray的房屋沒有保險,我們再次詢問他急需什麽幫助,老人喃喃地說:“衛生間、洗衣房……什麽都需要,太多太多了……” Ray的鄰居Michelle的房屋也在這次山火中燒毀,她的房屋有保險,可是六個星期過去了,保險公司也沒有答覆,政府也沒有提供有效的幫助。我們邀請她和丈夫參加中午的發放愛灑活動,但Michelle的丈夫因目睹房屋燒毀,患上憂鬱症,不願與人交流,也不想參加任何活動,“我感到非常沮喪……”Michelle輕聲對我們說。
Margaret的房屋建在一個小山坡上,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被圍起來的廢墟,只有幾根殘存的磚柱和雖然變形但依然精緻的花架默默訴說著這棟建築曾經的美麗。唯一沒被燒毀的是游泳池,池邊用磚砌成漂亮的圖案,但往日的歡笑已不復存在。
Margaret說她有三個兒子三個女兒,還有一大群孫子孫女,這棟房子是老伴生前留給她的愛的禮物,他們一大家子在這裏度過了幸福的時光。可是現在,什麽也沒有留下。


火災發生之前,Margaret的一個孫女送給她一隻玩具小鳥,說這是只幸運鳥,會保護奶奶。火災發生後,她在廢墟中發現了這只玩具鳥,竟然完好無損……
“眼見他起朱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人世滄桑與變幻莫過于此,一切都在“成、住、壞、空”中循環往復,唯有“無常”才是“恒常”。不過令人欣慰的是,Ray和Margaret都參加了發放愛灑活動,活動驅散了他們心中的陰霾,離開時,我們彼此緊緊擁抱,就像一家人。
山火過去六周了,一些燒焦的樹木和小草重新發出了新芽,Kim師姐說:只要一場雨水,這些樹木就能復活,長得比以前還好。願這些受到火災創傷的災民,如同澳洲土地上頑强的植物一樣,不被困境打倒,經歷過傷痛的洗禮,生命更加頑强,生活更加美好!
在訪視的途中,還有一個小插曲。山區都是土路,經過山火燒灼,更加崎嶇不平,我們的車輪陷在坑中,無法移動。幸虧Ray和Michelle夫婦鼎力相助才脫險。當時正是氣溫最高的正午,他們來回奔波尋找器械幫我們拖車。Ray開來唯一的鏟車,Michelle的丈夫不顧危險,整個人趴到車下扎緊鋼索,又徒手將鋼索固定在移動的鏟車上。平時隨手可得救援物品,在災區却成了難以尋覓的寶貝,幾經周折,才將我們的車拖出深坑。不敢想像,如果沒有這些熱心的災民,我們會怎樣。原本是爲災民提供救助,最後却成了災民救助我們。救人者反被救,仿彿西天取經的孫悟空,原以爲是去保護他人,却不想最後得救的却是自己。



佛菩薩慈悲,處處用真實不虛的法啓迪衆生,這一場賑災之行,原來真正得到救助的是我們。